可有比他们日子更难过的是零售卖场

图片 1

导读:如今,红木生产企业的日子难过,可有比他们日子更难过的是零售卖场。退租、减租以及为此造成的诉讼官司比比皆是,这是历史上少有的现象,一场“撤店潮”正从一线城市开始蔓延,尤以综合性大卖场为甚。

如今,红木生产企业的日子难过,可有比他们日子更难过的是零售卖场。退租、减租以及为此造成的诉讼官司比比皆是,这是历史上少有的现象,一场撤店潮正从一线城市开始蔓延,尤以综合性大卖场为甚。

2015中国红木市场现状、趋势与突破策略暨移动营销交流会现场互动热烈

不走货想必是商家撤店的直接原因,如果说以前不出货还能挺得住,那么,三、四个月甚至半年不开一单就彻底冲垮了人的底线,不挣钱便罢了,还要承担百十万租金,算了算,不撤咋办?

为什么不走货原因是多重的,有宏观经济上的,有反腐倡廉上的,也有房地产不景气上的,但供大于求是个关键因素。这供大于求,一方面是市场上红木家具囤货库存量远远大于需求量,另一方面则是野蛮生长的零售卖场数量超过了市场饱和度,更稀释分流了红木家具的终端消费群体,加上材料成本的提高,使市场上已经是自用家具占主体的消费者力不从心。

一线红木家具综合卖场的部分店铺关门撤店

撤店现象不仅发生在全国一线城市,在红木家具产区的专业卖场也早有显现,且境况不容乐观。其原因依然是供大于求,但与一线卖场有所不同的是,产区大卖场还多了一条最为致命的因素:面子。对!面子工程,你大我也大,你豪华我更豪华,这种大跃进式的争面子工程在各地不乏实例,其立项动机,一则是高估了红木家具市场的前景,二则来自于内心强烈的争霸欲望,反常的建设项目,在2014年尝到了市场的苦果,当属必然。

相关阅读:亨利戴撤出北京 北四环家居圈现撤店潮?

当然,并非所有零售卖场都是如此,如北京的劲飞红木第一楼、红博馆、红木街,济南的富雅红木楼,还有中山的盈联汇、红博城,东阳的东阳红木家具市场等等一大批老牌和新建的专业卖场景况依然平稳,原因还在于它们的品牌特色,在于营销的软件功夫上。

话题从卖场转回到撤店上来。在深圳时,一位红木企业老板告诉笔者:他将外面所有的门市店全部撤回,只做工厂生意了,依他自身销售数据分析,几年来真正通过门市店铺引来的单子微乎其微,大多数的订单,尤其是大单子全是在工厂里做成的,而且翻翻这些单子又基本都是多年的老客户、回头客所定。此倒让我们的生产企业开始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营销策略了。

新市场格局下,究竟如何突破困境?

显然,依赖于传统实体店铺来实现销售目标的策略已难尽人意,市场已经到了逼迫我们必须创新营销的时候了。什么是创新营销?以最经济的成本,以最直接的渠道,以最新颖的思路,以最高端的科技,以最智力的团队,以最精准的定位,实现利润的最大化。移动营销即是其中最为先进有效的一种综合性营销体系。2015年4月20日在京举办的一场2015中国红木市场现状、趋势与突破策略暨移动营销交流会上,由北京木成金营销顾问有限公司推出的,红木家具移动营销体系让在场所有的红木企业家茅塞顿开,纷纷加盟就是最好的例证。

看样子,这撤店潮并非是件坏事,若没它,我们又怎能有功夫静下神来思考新的营销突破策略呢?又怎能耐下心来去关注那些似乎与我们无关的科技成果呢?又怎能让这个曾经过热的市场降降温,使真相浮出水面来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